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本文来自

电脑/上网

电脑/上网

订阅|关注

致力于提供软件新闻发布,和软件知识学习,包括常用软件应用技巧及评测,创意设计相关的图文及视频教程

瑞金医院副院长胡伟国:与Watson、讯飞合作,从数字化走向智慧与认知医疗

[复制链接]
110 zhyr0814 发表于 2017-9-14 10:00:45
在院内协同医疗方面,瑞金医院还进行了MDT会诊的模式、跨院的医疗会诊、医患协同、感知预警方面的工作,此外,瑞金医院还牵头进行上海市的医联工作,目前已有38家医院,17个区县的平台,实行全市医疗机构互联互通。  发布时间:2017-09-14 09:56来源:AI掘金志作者:  
由国家卫生计生委医院管理研究所主办的2017中华医院信息网络大会近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
在 大数据应用与人工智能 的分论坛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的胡伟国教授发表了题为 从数字化走向智慧与认知医疗 的主题演讲。

胡伟国教授在演讲中分享了在医疗数字化的背景下,瑞金医院在应对大数据、发展智慧医疗和认知医疗方面取得的成果。
数字医疗方面,他表示,一家三甲医院可以产生40TB的数据量,我们要如何面对大数据:第一,从数量和质量上融合各类数据,不仅是医疗数据,更是要融合各类包括气象、气候、个人行为、环境指数等一系列数据;第二,人机间自然语言互动;第三,从大数据中发现知识。我们必须要在大数据当中发现有用的知识;第四, 利用 AI 帮助医生从知识中做出决策。胡教授还分享了在数据采集布局方面成果,瑞金医院目前已经建成了四个平台:瑞金基础研究基地医院数据中心、转化医学平台临床研究型病房、临床治疗与健康监测平台以及药物临床实验一期病房。
智慧医疗方面,金医院建立全院临床数据中心,把体检数据、医疗数据、个人录入的数据和穿戴设备的采集数据汇集起来,现在数据量达到5亿多条。 让我们引以为豪的是瑞金医院实现了两个大数据的典型。第一,我们实现了近14万人口的血糖和糖化血红蛋白的时序趋势分析;第二,我们收集了2006年-2015年1.1万甲亢患者在两种药物治疗方案下治愈比例的临床数据。 在院内协同医疗方面,瑞金医院还进行了MDT会诊的模式、跨院的医疗会诊、医患协同、感知预警方面的工作,此外,瑞金医院还牵头进行上海市的医联工作,目前已有38家医院,17个区县的平台,实行全市医疗机构互联互通。
认知医疗方面,瑞金医院跟科大讯飞共同合作 小颖 机器人,进行简单的导诊活动。胡伟国教授还提到了瑞金医院和 IBM 沃森合作的进展和问题。他表示,IBM沃森是一名合格严谨的 医生 ,但是还是存在很大的上升空间, 在直肠癌当中它的系统不支持除了手术和化疗以外的治疗,比如说射频消融,它没有学习到。还有我们认为,这个患者术后时间过长,没有必要或者放疗效果已经不好了,但是沃森认为还是适合放疗,这些问题也需要不断地改进。
以下伟胡伟国教授演讲内容实录,AI 掘金志做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辑:
胡伟国:我跟大家介绍一下瑞金医院信息化发展的历程。大家知道信息化遇到很多的挑战。大家对公立医院有很多的期待,上级尤其是我们的管理部门对我们有质量、效率、绩效的考核。

如何面对医疗大数据,我们可以看到一份128排 CT 影像有150MB,一个人全基因的数据有1.5个G,我们一家医院每年有多少大数据的量,这个我们都不多谈。

如何面对大数据,我们重点讲的是如何应对。
第一,融合各类数据,不仅仅是数量上,而且是质量上,不仅是医疗数据,更是要融合各类包括气象、气候、个人行为、环境指数等一系列数据。
第二,人机间自然语言互动。
第三,从大数据中发现知识。我们必须要在大数据当中发现知识,发现对我们有用的东西。
第四,利用 AI 帮助我们医生从知识中做出决策。

我们谈一下瑞金医院从数字化走向智慧医疗和认知医疗的历程。
瑞金医院临床数字化实践
我们医院发展信息化的过程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数字化医疗,我们实现了电子病历、穿戴式的设备、基因检测等很多医疗资料进行数字化。
第二是智慧医疗。首先,我们将所有的院内外患者的医疗信息建立成电子档案,实现互联互通;其次就是医疗协同;再次就是感知预警,临床危重患者病情预警、医院感染、药品不良事件检测、医院运营绩效监测。
第三是认知医疗。认知医疗也有三个阶段,一个是人机互动,第二就是关联发现,我们要在集成临床、行为、环境等多因素,包括我们现有的医疗文献,临床资料在内的关联发现。最主要的也是最难的,是决策的能力。机器应该要有自我学习的能力,帮助医生做更好的决策。

这三个阶段是融合不是孤立的,首先讲数字化的阶段。数字化的阶段我们实现了很多,包括全双工自动化流水线的化验以及数字化医学影像存储与传输。现在这个大多数医院都已经实现了。我们也有一个临床数字的平台,医院的检测数据可以跟家庭慢病的数据,同时作为病人整体的数据存储到健康云上,然后给医生的就诊作参考,诊治好了病人以后又回归了大数据里面。

这个是我们临床数据化的另外一个,是我们一个人群对应样本的科研大数据的模式图。

现在我们有了第三代的单分子实施测序平台,现在最复杂的高通量的基因测序得到了实现。瑞金医院有一个转化医学大楼,我们建成了四个平台:瑞金基础研究基地医院数据中心、转化医学平台临床研究型病房、临床治疗与健康监测平台以及药物临床实验一期病房。
瑞金医院的智慧医疗实践
第二方面我们介绍瑞金医院在智慧医疗上的探索,瑞金医院建立全院临床数据中心,把体检数据、医疗数据、个人录入的数据和穿戴设备的采集数据汇集起来,现在数据量达到5亿多条。

这个是我们采集的线路图,这些数据是在我们病史上,包括 HIS 上还有手术、麻醉还有 ICU 各类临床的数据,这个是我们随访的数据,可以由随访的平台、医生的平台、患者的平台实现360度的数据汇总。

这个是临床研究的智慧医疗线路图。我们做病人的筛选,入组,包括CDR的表,完整的信息、病人APP的提醒、EXCEL表的打印、数据输入,这个已经是临床当中常规的基础线路图。

我们也同样建立了协同医疗平台,我们有医生用的随访网站和患者的APP,两者看起来是孤立的,其实是一个统一的随访网站。
我们引以为豪的就是瑞金医院实现了两个大数据的典型。第一,我们实现了两个近14万人口的血糖和糖化血红蛋白的时序趋势分析,这是2006年-2015年近14万人口的风险数据。
认知医疗
第三个阶段我们讲认知医疗。认知医疗最简单的就是人机对话,我们跟科大讯飞共同合作用了 小颖 机器人,瑞金医院每天门诊有1.2-1.4万的量,有人经常问厕所在什么地方,心脏科在什么地方,通过这个机器人代替我们志愿者和护士简单的工作。这个大概这个只要乡音不太重,识别率在97%左右。
第二,认知医疗当中我们与重症医学科做了探索,为什么选择重症医学科呢?危重病人24小时的数据都是在监测当中,包括心电图、心率、血压还有血的指标。采集这些实时的数据之后做快速的评估。我们的后台给予建议或者是治疗的评估,大数据的分析会对我们某一类的病人有临床路径依据上的改进。
第三,我想讲的是我们为什么跟 IBM 沃森合作?我本人是一名外科医生,几乎每天都在做手术,现在又分管医院的信息建设,我们在结石肠癌方面用沃森跟MDT团队做了探讨。

它是通过关键的特征寻找潜在的答案,里面有特殊的文献算法,给予精确的评估或者治疗的建议。沃森主要是集了美国最新的尤其是NCCN指南的文献,将关键数据输入以后,会给出绿色首选方案,也可以给橙色的可选方案,当然也可以给出红色的反对方案。我们每周一下午三点半左右召开肠癌的MDT讨论,有5方面的专家来组成MDT的团队。我们对每例肠癌挑出来做诊断,将数据输入沃森,沃森的方案跟我们专家的方案几乎是一致的。总体来说,大概90%左右的结果是相一致的。

大家知道沃森是认知医疗,认知医疗是有自我学习的过程,它不断在改进,我们也帮它不断地改进。我们分为三个阶段,以50例为一个阶段,它的吻合率越来越高,第三个阶段在结肠癌方面几乎和医生诊断完全吻合了,后50例的吻合率也在不断地提高,有86-91%。


我们也不能将 IBM 沃森神化了,我们也分析了为什么会不吻合。我们认为结肠癌当中有些化疗方案是缺乏依据的,单纯的化疗不够,要结合靶向治疗,但沃森认为化疗是够的。在直肠癌当中它的系统不支持除了手术和化疗以外的治疗,比如说做射频消融,这里面它没有学习到。还有我们认为,这个患者术后时间过长,没有必要或者放疗效果已经不好了,但是沃森认为还是适合放疗,这些问题也需要不断地改进。

我们也为沃森提供了很多非常好的建议,比如说我们跟它的矛盾焦点。美国人认为,大于80岁的人照样可以做化疗,中国医生认为,大于80岁的人应该慎做化疗,因为化疗的风险很大。第二,超过80岁的话,预期的生命时间比较短,做化疗未必能够让患者获益,这是我们关注的一个焦点。我们认为分子病理的结果必须要进去,但是沃森认为病理的结果是一个普惠的,所以分子病理我们认为必须要纳入。

对于二期的化疗病人,我们认为高危因素不能直接化疗。沃森不是很关心病人的既往史,另外,沃森只认非常确定的参考,但是科学发展有时是首创的,它没有纳入进去。我们跟 IBM 公司也是不断地在合作将它可以不断改进。

计算机会取代医生吗?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计算机会取代医生吗?在座的肯定是希望取代的,马云说30年以后医生是找不到工作的,医院和药厂越来越难做。
但我更相信特鲁特医生,他曾经说过三句话,有时去治愈,常常去缓解,总是去安慰。为什么?他总是能够去做,冷冰冰的计算机能够做到人文关怀吗?计算机有没有创新和创造能力?更主要的是决策的能力。医生可以跟患者的对话当中,他可以进行综合决策,包括人的情感,有一个患者,他老公不要他了,他生了乳腺癌之后不要她了,她到底是去开刀还是不去开刀,还是将一些社会的问题处理完了以后再去开刀吗?计算机能决策吗?很难很难。还有经济的问题,没有钱怎么做,有钱怎么做,还有一些社会的问题,很多,这个我相信是很难的。

IT行当同样不能急于求成,这个是我们外科上经常会用这个图,从猿,到直立行走,到用炻器,再到一个腹腔镜外科医生这个不能急功近利急于求成,所以医生这个职业还是人类最崇高的,是很难被机器所取代的,我相信马云一定错了,谢谢大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4,本网站内容均摘自其他网站,如涉及侵权定当第一时间删除
5、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936144721@qq.com



上一篇:三问租购同权:真能上"名校"?租金会上涨吗?
下一篇:恒大咔哇熊新西兰溯源之旅再启程,探秘世界优质奶源地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bbs.imicun.com/thread-15467898-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